A17Lab

A Million Times
A Million Times 是 装置工厂 受 喜茶 委托,与 梅蘭工作室 共同构建的装置项目,安置在西安赛格国际购物中心一层喜茶店。西安,足够古老,却又不断变化演变,崭新与古老每天在这里交融、对撞。装置首要形态试图构建一种人类的时间梦境,将一百四十枚时钟组合排列,呈现出阵列的规律图形变化和组合。其通过时钟视觉元素构建出时间的线性与体积,视觉元素在时间和空间对于环境的象征意义充满了体验感。

TATSUO MIYAJIMA

宫岛达男
在日本当代先锋艺术家宫岛达男眼中,数字是抽象的,又是有具象意义的,它们象征着巨大的可能性,时间和空间的永恒,生命、死亡和重生的无限循环。他围绕着 ——“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为主题进行艺术创作,这些源自古老的东方佛教哲学的概念,结合他运用的LED、计算机集成电路和视频投影技 术后,散发出充满现代感的全新魅力。

TATSUO MIYAJIMA

宫岛达男
mega death

在日本当代先锋艺术家宫岛达男眼中,数字是抽象的,又是有具象意义的,它们象征着巨大的可能性,时间和空间的永恒,生命、死亡和重生的无限循环。他围绕着 ——“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为主题进行艺术创作,这些源自古老的东方佛教哲学的概念,结合他运用的LED、计算机集成电路和视频投影技 术后,散发出充满现代感的全新魅力。
宫岛达男的很多作品中都采用了精密的LED设计,使从9到1(或从1到9)的数字——人类最为通用和极简的语言,循环跳转。当他们同时熄灭,整个房间会浸 入一片黑暗,但是在他的作品中却从未出现数字0,因为艺术家认为0意味着否定,否定了人类存在的无限循环,艺术家以让0缺失的方式引发更多对于虚无的思 考。

艺术家自述

从1988 年起,我就开始尝试用LED 和数字化的计算排列方式来进行艺术创作。其中,我想要表达的主旨有三个:“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作品的数字排列是从9 到1(或从1 到9),变化的速度因不同数字而异。0 则不被表现出来,用灯光的熄灭来代替。数字运行时所发出的光代表了“生”,而表示0 的黑暗部分则意味着“死”。我把这个计算和排列系统视为生命的象征,这是多年来我一直想表达的观念。这种思想最早源于佛教。中国为佛教的传播做了很大贡 献,因此这次来到中国举办个展,我感到很荣幸。

Kimiko YOSHIDA

كيميكو يوشيدا
吉田公子
키미코 요시다
קימיקו יושידה
КИМИКО ЙОШИДА

1963年,吉田公子出生于东京一个古老的武士家庭,
1995年,她匆忙离开日本,选择到法国过一段“新的生活”,她先后在阿尔勒国家高等摄影学院和勒弗雷斯诺国家当代艺术工作室学习摄影。她的艺术把巴洛克式的空间饱和与禅宗的极简,还有风格的唯一基础——单色融合在一起。

Janet Echelman

ДЖАНЕТ ЭЧЕЛЬМАН
1.8
探索从钓鱼网到雾化的水颗粒等不太可能的材料的潜力,Echelman将古老的工艺与尖端技术相结合,在建筑物规模上创作了她的永久雕塑。 本质上是体验性的,结果是雕塑从您所看到的对象转变为您可能会迷失的东西。

SILVIA BECCARIA

Splendor

西尔维娅(Silvia)在共生中专心致志地开展工作,带领她研究过去-尽管打破常规,但意识到手工编织的古老技术遗产-并同时在她的研究和研究中以当代的方式表达了自己。 大胆的实验。 在她的工作中,她一遍又一遍地将“纤维”的定义扩展到包括工业的,不可回收的,匿名的边际材料,例如PVC,橡胶,塑料,乳胶,聚氨酯等,这些材料似乎很难与任何其他材料相结合。 美学品质,但具有“可编织”的共同特征。 西尔维亚(Silvia)设计和创造当代珠宝,挂毯和雕塑服,并参加意大利和国外的众多艺术展览。

URSULA VON RYDINGSVARD

《无题》的副标题是《七山》,它使观众可以更轻松地访问这些可怕的,紧密排列的群众。 现在,这些木材层类似于地质构造的石阶,就像在沙漠峡谷或考古发掘中可见的那些。 崎ggy不平的元素让人联想到无数世纪的侵蚀,这将森林深处的山脉剥落到原始的岩石上,而古老的建筑则剥落了成堆的碎片。 这位艺术家非常欣赏墨西哥尤卡坦州玛雅人寺庙的金字塔/齐格拉古特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