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ius Arutiunian

The Irresistible Powers of Silent Talking
サイレントトーキングの魅力的な力は、自動化された欺瞞検出システムとその国境監視への使用を調査する施設です。これは、EUに入る移民の顔の微妙な表情をスキャンするために開発されたiBorderCtrlアルゴリズムに基づいています。仮想アバターが最初に人にインタビューした後、iBorderCtrlは、非公開の一連の基準を使用して、その信憑性のレベルを決定します。基本的に、それは真実または欺瞞についてのアルゴリズムの仮定に基づいて決定を下します。

HENTSCHLÄGER AND LANGHEINRICH

Granular Synthesis

颗粒合成 “从表演者Akemi Takeya脸上的一些表情到对疯狂自我的疯狂探索,任何已知的意义上下文都以溶解的运动结尾,陷入了自然退化的冗余之中机器痛苦不堪。 语义上的空洞太大,无法接受冥想。 额叶的图像,有节奏的结构产生矛盾的情绪和极大的压力。”

FLORIAN HAFELE

弗洛里安·海福樂
フロリアンハーフェレ
Флориан Хафель

维也纳的雕塑和因斯布鲁克的艺术家弗洛里安·哈菲勒(florian hafele)都具有高度扭曲的真实感。 哈夫勒的感性诉说着人类在社会中的表现以及由此产生的过分紧张或扭曲的感觉,以达到除“拯救面子”外还满足看似普遍的标准。 哈菲勒(Hafele)具有人物形象的作品永远不会通过消除人物形象来消除人物面部表情,从而消除面部表情,再加上人物四肢的位置增加形状,从而突出了人物的一维和绝望的真实感。 hafele创作了“ social panopticum”雕塑系列。 该系列的特色是三位人物,他们的几何形状从不露面的形状中生长出来。 艺术家用聚氯乙烯和油漆,塑料,木材或青铜材料制成变形或扭曲的人体。

ADI MEYER

アポセマ
感情認識アルゴリズムと拡張現実の時代に、私たちのパーソナルデバイスとソーシャルメディアの乱用は、人々が意味のある対面の相互作用に代わる技術的な選択肢をますます選択する社会につながりました。顔の表情を読む能力が大幅に低下し、人間関係を築く能力が制限され、共感するのに苦労します。

CAROLIN LIEBL & NIKOLAS SCHMID-PFÄHLER

文森特和艾米丽
FILE FESTIVAL
两个自愿的机器人在彼此及其周围环境之间处于一种奇怪的冲突中。 “ Vincent and Emily”向观众展示了伴侣关系的孤独感,同时也展示了伴侣在社会中的参与及其冲动。类似于人际关系,这两种生物代表自,必须向外部划清界限。由于人类只能通过言语和行为交流自己的思想和情感,因此两个机器人同样依赖于他们的电机。这两个技术生物通过传感器捕获声音和动作,并通过表情对这些信号做出反应。就像在每个人际关系中一样,都会引起误解:如果文森特通过上下运动发送正信号,那么艾米丽甚至可能会将那些信号解释为负信号。歧是预先设定的。

LIN TIAN MIAO

林天苗
在这一系列中,观赏者需要决定如何理解一幅大尺寸的脸部照片。林天苗没有尝试采用不必要的装饰来填充其作品的表面。相反,她让作品保持平静朴实,希望观赏者也能有相同的感受。她说:“目的是为观众提供一些纯粹简单的东西,一些实际上包含着很多意义和表情的东西。”

Carla Gannis

Garden of Emoji Delights
Hell
FILE SAO PAULO 2015 

人间愉悦花园的三联画是荷兰画家Hyeronimus Bosch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5世纪末,保存在​​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中。 表情符号花园的三联画是当代艺术家卡拉·甘尼斯(Carla Gannis)创作的版本,其中空间受到小图标的入侵,由于WhatsApp的作用,如今这些小图标已成为我们语言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 这不是艺术家第一次使用表情符号,也许将它们插入现实世界中,或者将它们用作电影谜语的新象形文字片段。 卡拉·甘尼斯(Carla Gannis)的作品目前在芝加哥的Kasia Kay艺术项目画廊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