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ill and Kojima Productions

WALL
WALL是由英国Barbican组织的展览Virtual Realms: Videogames transformed六个互动装置中的一个。展览挑选了六个游戏,并且以游戏的概念为原型制作互动装置作品。WALL是由英国的The Mill工作室和日本的小岛制作组合作,以游戏《死亡搁浅》作为原型制作的装置。本工作室在项目中和The Mill合作,担任视觉设计和开发工作。沿袭《死亡搁浅》中的时空分裂,跨空间和跨时间的合作为核心概念,WALL使用两个巨大的投影玻璃墙将空间分隔为两部分。一面是代表宇宙大尺度的粒子空间,一面则是代表生物小尺度的细胞层。一侧的观众不能够直接和对面的观众互动,但是他们的身型将会被传感器捕捉并且在另一面以粉色的异世界粒子或者小型的细胞显示出来。观众则可以直接通过触摸和自己一侧的元素进行互动。装置的名字虽然叫WALL(墙),但是却在物理上隔开观众的同时通过数字手段将观众重新连接,以装置艺术的形式再现了《死亡搁浅》的核心概念。装置由基于Cinder的特制引擎制作。

Tim Murray-Browne

Post-Truth and Beauty
Post-Truth and Beautyは、光と音の抽象的な世界を部分的に垣間見ることで、「真実」のつかみどころのない性質に類似した感覚体験を生み出すことを目指しています。訪問者は、スピーカーリングに入ると、一度に1つずつ作品と対話するように招待されます。光と音はどちらも、視聴者の頭の位置に応じて変化します。視聴者が頭を動かして視点を変えると、この世界のさまざまな部分が明らかになります

MVRDV

天堂之城
MVRDV的The Imprint是更大的天堂城市综合大楼的一部分,该大楼共有6栋建筑物,该大楼将提供全套​​娱乐场所和酒店景,距离韩国最大的机场不到一公里。鉴拟议的两座建筑物的计划–一家夜总会和室内主题公园–客户需要没有窗户的设计,而该建筑物仍与综合大楼中的其他建筑物结合在一起。

Denis Villeneuve

Arrival

“Arrival’s narrative plays out in four languages: English, Mandarin, Russian and Heptapod. Though they are not spoken in the film, we learn that Louise is also fluent in Farsi, Sanskrit and Portuguese (and possibly others). The language learning process and the growing translingual bond between Louise and the heptapods forms the film’s narrative arc and the majority of its plot. Thus language, and specifically the mechanics of ←215 | 216→multilingualism, is Arrival’s central theme. Within this context, the ability to communicate across language barriers is an asset, and the flexibility to navigate new linguistic challenges is invaluable. The heptapods are pure science fiction, but serve a powerful metaphorical function. As Emily Alder (2016) writes in The Conversation, “ultimately, Arrival is less about communicating with the aliens than with each other – internationally but also individually […] The film’s message is that difference is not about body shape or colour but language, culture and ways of thinking. It’s not about erasing that difference but communicating through it”. Gemma King

.

语言学习过程以及路易丝与七足动物之间越来越多的跨语言联系形成了电影的叙事弧线和大部分情节。 因此,语言,尤其是←215的机制| 216→使用多种语言是到达中心的主题

.

Процесс изучения языка и растущая межъязыковая связь между Луизой и гептаподами составляют повествовательную дугу фильма и большую часть его сюжета. Таким образом, язык и, в частности, механика ← 215 | 216 → многоязычие – центральная тема Арривала.

TATSUO MIYAJIMA

宫岛达男
mega death

在日本当代先锋艺术家宫岛达男眼中,数字是抽象的,又是有具象意义的,它们象征着巨大的可能性,时间和空间的永恒,生命、死亡和重生的无限循环。他围绕着 ——“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为主题进行艺术创作,这些源自古老的东方佛教哲学的概念,结合他运用的LED、计算机集成电路和视频投影技 术后,散发出充满现代感的全新魅力。
宫岛达男的很多作品中都采用了精密的LED设计,使从9到1(或从1到9)的数字——人类最为通用和极简的语言,循环跳转。当他们同时熄灭,整个房间会浸 入一片黑暗,但是在他的作品中却从未出现数字0,因为艺术家认为0意味着否定,否定了人类存在的无限循环,艺术家以让0缺失的方式引发更多对于虚无的思 考。

艺术家自述

从1988 年起,我就开始尝试用LED 和数字化的计算排列方式来进行艺术创作。其中,我想要表达的主旨有三个:“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作品的数字排列是从9 到1(或从1 到9),变化的速度因不同数字而异。0 则不被表现出来,用灯光的熄灭来代替。数字运行时所发出的光代表了“生”,而表示0 的黑暗部分则意味着“死”。我把这个计算和排列系统视为生命的象征,这是多年来我一直想表达的观念。这种思想最早源于佛教。中国为佛教的传播做了很大贡 献,因此这次来到中国举办个展,我感到很荣幸。

Klaus Obermaier, Kyle McDonald and Daito Manabe

Transcranial

奥地利多媒体艺术家兼编舞克劳斯·奥伯迈尔(Klaus Obermaier)在舞蹈和工艺艺术领域进行不断的实验,与媒体艺术研究中的其他两个参考文献联手,日本人Daito Manabe(现在是该音乐节的常客),而美国的Kyle McDonald也出席了本次艺术节。 Jardin des Plantes的装置Light Leaks。发表演艺术中各种形式的互动,“跨颅”是一项合作研究与创造项目的一部分,在这里,表演是工作的阶段之一。经颅尤其涉及电磁刺激及其对神经元的影响。在外部命令的冲动下(如Face Visualizer中的Daito Manabe所实践的那样),身体和大脑似乎受到功能失调,异常和不良行为的影响,而正是从数字技术中借来的这三个要素是其中一。

SIDI LARBI CHERKAOUI

佛经
在佛经中表演的17位僧侣直接来自位于中国河南省登封市附近的原始少林,由来自印度的僧侣于公元495年建立。 1983年,国务院将少林寺确定为国家重点佛教寺。僧侣遵循严格的佛教教义,功夫和太极武术是其日常政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西迪·拉尔比(Sidi Larbi)拜访了中国的少林寺,并与少林僧侣一起工作了几个月,一生都对探索少林传统背后的哲学和信仰,与功夫的关系及其在当代艺术中的地位感兴趣。语境。

KICHUL KIM

听起来不错
Kim Kichul一直致力于声音,与更传统的视觉艺术形式作对。对于Kim而言,声音本身就是主题,而不是构成整个雕塑一部分的附加元素,并且是含义中固有的连续体。Kim通过听广播的经历开始在工作中使用声音。他体验到了时空的音质,感觉就像他正在看一台收音机发出的真实声音一样。他在1993年的第一次个展中呈现的11面观世音菩萨作品以观世音菩萨这个词开,这解释了他对主题的感觉,就像他想看到它一样。金恩被《莲花经》第二十五章博蒙奔的诗句深深打动了,该诗说,如果萨特瓦在受苦的情况下简单地专心高呼观世音菩,他们就可以达到涅磐。通过在收音机上放置10个观世音菩萨雕像,每个雕像调到不同的频道,他提出了一种通过联觉观察声音的合成方法。

NOBUMICHI ASAI

映射
与“ kagami”一样,本作品的主题是自然之美。日语中的“ kachofugetsu”一词是由花(ka),鸟(cho),风(fu)和月亮(getsu)衍生而来的,旨在唤起日本自然宝藏的美丽,多样性和和谐性。人类曾经作为自然的一部分而生活,在其无与伦比的美学中过着精神生活。通过电子化妆艺术,该作品囊括了这种自然美包含一系列美学价值和一种日本应该为此感到自豪的认同感的观。除现有技术外,这项工作还引入了新设计的4K / 240P投影仪,以进一步改善皮肤和化妆的精致手感以及动态运动感。

Craig Green

collection december 2019

克雷格·格林(Craig Green)为Moncler设计“可穿戴的栖息地” 相关故事 克雷格·格林(Craig Green)为Moncler Genius设计“可穿戴的栖息地” Green与Moncler团队一起,还开发了一种构造单个下层隔室的新方法,在每个下层隔室之间留有2.5厘米的间隙,以充当可折叠各部分的铰链。 “ Moncler具有悠久的传统,仍然拥抱变化,”设计师在谈到与该品牌的紧密合作时解释道。 “他们鼓励尝试性的方法,并且不惧怕冒险,这使他们成为出色的合作伙伴。”

ERNESTO NETO

Эрнесто Нето
ارنستو نيتو
埃内斯托·内图
ארנסטו נטו
エルネスト·ネト
어 네스 토 네토
ErnestoNeto被认为是巴西当代艺术界的领军人物,他的灵感部分来自于巴西现代实体主义(neo-concretism)。Neto创的抽象装置常常占据整个展览空间。他所使用的材料非常的轻薄。弹性尼龙和棉常常被用到。比如优质的薄膜被拉长固定在天花板上,弹性的纤维挂起来形成一个房间,或者一个类似器官的形状。有时这些形状内填满了有气味的香料,挂起来后仿佛一滴眼泪的形状看起来又像是一个巨大的蘑菇或者是袜子。又有时他创作一些特殊结构的软体结构,参观者可以通过表面的小开口进到里面。他还创作过一些类似迷宫的空间,参观者可以进入去体验它的作品,并与其产生互动。

Neto的艺术是一种体验,它们时而和人的身体发生关系,时而类似人体器官。他自己述他的作品是一种从内部对身体景观的一种探索和表现。对于neto的作品最重要的是参观者应该动起来亲自去和作品产生互动,通过身体接触,气味等去感受。

Ching-Hui Yang

standartdisation
這項設計作品是她與英國現代舞者 Valerie Ebuwa 合作,設計了一系的舞訓練裝置作為體運動的三維符號,並給予人們通過體驗專業舞者的肌肉記憶,提供了一種最有效的「刻意練習」 ,進而可以表演出「完美」的舞蹈動作。 習慣對人們最大的好處就是讓我們能夠在必要的時刻,熟練的操作許多的行為。
大部分人提到「肌⾁記憶」的時候,就會⾺上聯想到學習騎⾃⾏⾞、游泳、跑步和跳舞,即使你有一段時間不從事這些運動,當你⼜重新開始訓練,所花費的時間會縮短且更有效率, 身體能更快的熟悉這些事情。

TEIJI FURUHASHI

古橋悌二
Dumb Type
Lovers
360 VR Video

情報化による全自動的な資本主義社会のなかで、制度により規制された私たち現代人の身体と愛の在り方を静謐に表した映作品です。作者の古橋悌二は、京都を拠点として1984年に結成されたアーティスト集団「ダムタイプ」の中心メンバーとして活躍し、1995年にHIV感染のため他界しました。
≪LOVERS≫は1994年に発表された後、幾度かの改訂を経ていますが、本作は、2001年のせんだいメディアテーク開館記念展に際してダムタイプの高谷史郎氏が再現制作したもので、当館の寄託作品となっています。現在、ニューヨーク近代美術館(MOMA)に収蔵されているもの以外では唯一展示可能な状態として残る作品です。なお、仙台で12年ぶりの公開となる今回は、2001年の際には省略された部分も再現し、オリジナルに近い仕様で公開します。

JONAS HEUER

Clavilux
Clavilux 2000は、生成音楽を視覚化するためのインタラクティブな楽器であり、デジタルピアノで演奏される音楽のライブ視覚化を生成できます。インスタレーションの設定は、88キーとMIDI出力を備えたデジタルピアノ、vvvvパッチを実行するコンピューター、キーボードの上の垂直投影の3つの部分で構成されています。
キーボードで演奏されるすべての音に対して、新しい視覚要素がストライプの形で表示されます。これは、特定のキーがストロークされたときの寸法、位置、および速度に従います。色は、視聴者と聴取者に調和のとれた関係の印象を与えます。各キーには独自の配色があり、「間違った」音は対照的な色で際立っています。
すべてのストライプは相加的に残り、重なり合うため、最終的には一種のパターン(音楽の要約)が残ります。これは、作曲の音符とピアノ奏者の解釈が影響を及ぼしているため、常に一意です。結果。さらに、ピアノ奏者は、演奏中に標準の2Dビューとビジュアライゼーションの追加の3Dビューを切り替えることができます。

キーボード

BORIS HOPPEK

ボリス・ホペック
Борис Хоппек
彩虹盖 (rainbow-cover)

鲍里斯·霍佩克(Boris Hoppek,1970年生,克罗伊兹塔尔)是居住在巴塞罗那的德国当代艺术家。 他的艺术根源在于涂鸦,但如今他的作品涵盖绘画,摄影,录像,雕塑和装置艺术。 他的作品也被用于广告活动中。 霍佩克的商标是对称的椭圆形,在他的大部分作品中要么单独出现,要么以三个星座出现,从而形成了一张脸。

Carla Gannis

Garden of Emoji Delights
Hell
FILE SAO PAULO 2015 

人间愉悦花园的三联画是荷兰画家Hyeronimus Bosch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5世纪末,保存在​​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中。 表情符号花园的三联画是当代艺术家卡拉·甘尼斯(Carla Gannis)创作的版本,其中空间受到小图标的入侵,由于WhatsApp的作用,如今这些小图标已成为我们语言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 这不是艺术家第一次使用表情符号,也许将它们插入现实世界中,或者将它们用作电影谜语的新象形文字片段。 卡拉·甘尼斯(Carla Gannis)的作品目前在芝加哥的Kasia Kay艺术项目画廊展出。

SARAH SZE

Зе, Сара
サラ・セー
triple point

席女士说,她的展览被称为“三点”,主题是“定向与迷失方向”。 布朗克斯艺术博物馆的馆长Holly Block和评论家兼独立策展人Carey Lovelace为双年展提议了Sze女士并组织了展览,而布朗克斯博物馆则作为委托机构。 Lovelace女士周二在双年展美国馆外说:“萨拉(Sarah)是新一代的一部分,他们正在回归现代主义的观念,但以新的方式发展它们。” Sze女士正在向听众提问:“您生活中哪些对象具有价值,以及如何创造价值?” 她解释。 “我想展示我们在袋子里或商店的货架上认识并见过的残留有情感的物品。”

SHEN WEI

Шен Вей
שן וויי
沉伟
Folding
沉伟的作品“折叠”(图为公园大道军械库)于2002年在纽约首次上演
胸白,胸甲白,脸白,并带有细长的发卷(头饰?他们的头是细长的吗?),第一批舞者从黑暗中冒出来,紧a在蓝绿色的阴暗地板上,拖着长裙摆,这些长裙摆的颜色各不相同。将它们分为两组:红色和黑色。红军们经常在国会中扮演举动,旋转,独立的生物,而黑军人则用布成双成对地密封在一起(例如令人毛骨悚然,悲惨地交织在一起的杰克和迪诺斯·查普​​曼的作品),并花费大量时间从事极其缓慢的性交活动。甚至是较慢的葬礼游行,将他们死气沉沉的双胞胎恋人拖走了。
看来,红军有个国王,而黑人则有一个皇后(最终他们一个人出现)。来的动向发生了一个奇妙的变化,当红军发现团结一致时,讽刺的是,他们似乎拒绝了他们自己的一个(沉伟的王者角色,同样如此),而成对的黑人似乎找到了一个更开明的人。他们的配对斗争中的个性。另外,这标志着我第一次看到全身氨纶套装,它的穿着者是真人版的“角色”,我认为这是一个动员的浮雕,出现在背景中像是一些小故障。在这个二项式世界的软件中。也许这个不露面的角色是红色和黑色的合成,或者是崇拜者的至高无上的梦想,将两个部分折叠成一个整体。也许这个角色只是个次要角色,但是因为它脱颖而出,它具有波巴·费特的所有明星般的特质,并且陪伴着我进入了第二次中场休息。
最后的作品《未分割的分裂》上周在军械库中获得了世界首屈一指。舞蹈首先是近距离偷窥的一种练习。次要的是它关注性的各种表达方式-觉醒,压抑的范围,自由,偏见,模式和失败。我和其他人一起在网格上的60个单独的瓷砖上漫游,我的第一个想法(以及其他所有人)是我的上帝,舞者拥有地球上最不真实,雕刻最精美的尸体。我永远不会再发生性行为,直到我看起来像那样或与那个样子的人在一起。
我看过大约五十种以裸体为特征的舞蹈,几乎每次都在推动正式的脱敏或去性行为,时是由编舞者或舞蹈家发起的,但主要是由我自己做出的,以便让我看到过去的裸体并与之交往。在不同级别上具有更高灵敏度的性能。这通常需要大约20秒钟的时间,然后舞蹈的表现力和运动学所伴随的抽象在一定程度上使身体脱性别-我认为这不是脱胶过程,而是更接近于暂时的集体异化。但是,有时候,我发现自己面对着滑稽表演的现代舞蹈表演,尽管观众之间的距离已定,但仍邀请观众保持性意识。这发生在未分割的分割中。

KATHARINA GROSSE

卡塔琳娜格罗斯
קתרינה גרוס
カタリーナグロッセ
카타리나 그로
Катарины Гроссе
One Floor Up More Highly
格罗斯(Grosse)迄今为止是美国最雄心勃勃的装置,“一层楼更高”的标题来自于建筑物上sc草的短语,将患者引到格罗斯(Grosse)柏林工作室附近的牙医办公室,这是一件相互关联的,多部分的作品, 充满了三个巨大的画廊。 最大的部分是位于前纺织厂一楼的戏剧性全景图。 走进MASS MoCA 5号楼的洞穴状画廊-大约足球场大小-观众会看到丘陵,山谷和山脉。 通道使人可以轻松通过,并提供许多有利位置,以观看这个奇特而变化多端的地形。 高约30英尺高的未涂漆的白色聚苯乙烯泡沫塑料板使游客相形见war。 这些碎片还用热丝切成尖的石笋或巨大的晶体,还唤起了坍塌的摩天大楼,甚至更紧密地破碎的冰川。

DANIEL ROZIN

丹尼尔·罗津
Даниэль Розин
Angles Mirror
「AnglesMirror」は、相対的な明るさと暗さに基づいて絵を描くという考えを拒否します。代わりに、オブジェクトの輪郭の方向を示す線形回転システムを探索します。壁に取り付けられた彫刻である「AnglesMirror」は、回転する黄色のインジケーターアームが点在する、鋭い三角形の鋼のブロックです。アイソメトリックグリッドに基づいて、その構造は正三角形に見られるパターンと角度を優先します。明るさや明るさを変更する機能を持たない腕は、カメラからの入力を使用して、さまざまな角度の領域でビューを再構築します。視聴者を取り巻くネガティブスペースは、画面上の水平線に変換されます。写実的な画像を作成するのではなく、人物の3次元の動きを表現し、彫刻への視聴者の近さが変化するにつれてオプティカルフローを視覚化します。視聴者が前後に移動すると、微妙な輪郭が生じ、空間の構造がどのように認識されるかが変わります。 「ファンミラー」と同様に、「アングルミラー」では、画面を横切る一連の動きは、その観客によって部分的に指示されます。視聴者が作品から離れたり、彫刻を遠くから見ることを選択した場合、一連の事前定義された画像とトランジションがオブジェクトの表面を覆い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