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HENKE


光正在使用高精度激光在屏幕上绘制连续的抽象形,并与声音完美同步。强烈的光线与完全的黑暗形成对比,缓慢的动作和微小细节的演化与强而有力的手势一样重要。结果既是古朴的又是未来主义的。新兴的模式为许多可能的解释留出了空间。象形文字,一种未知语言的符,建筑图纸,数据点之间的连接或类似Tron的早期视频游戏放大了1000

.

Light

Light is using high-precision lasers to draw continuous abstract shapes on the screen, perfectly synchronized with the sound. Intense light contrasts with total darkness, and slow movements and the evolution of small details are as important as strong gestures. The result is both quaint and futuristic. Emerging models leave room for many possible explanations. Hieroglyphs, symbols in an unknown language, architectural drawings, connections between data points, or early video games like Tron are magnified 1,000 times.

.

Lumière

La lumière utilise des lasers de haute précision pour dessiner des formes abstraites continues sur l’écran, parfaitement synchronisées avec le son. La lumière forte contraste avec l’obscurité totale, le ralenti et l’évolution des petits détails sont aussi importants que les gestes forts. Le résultat est à la fois pittoresque et futuriste. Les modèles émergents laissent place à de nombreuses explications possibles. Les hiéroglyphes, les symboles dans une langue inconnue, les dessins d’architecture, les connexions entre les points de données ou les premiers jeux vidéo comme Tron sont agrandis 1 000 fois.

Denis Villeneuve

Arrival

“Arrival’s narrative plays out in four languages: English, Mandarin, Russian and Heptapod. Though they are not spoken in the film, we learn that Louise is also fluent in Farsi, Sanskrit and Portuguese (and possibly others). The language learning process and the growing translingual bond between Louise and the heptapods forms the film’s narrative arc and the majority of its plot. Thus language, and specifically the mechanics of ←215 | 216→multilingualism, is Arrival’s central theme. Within this context, the ability to communicate across language barriers is an asset, and the flexibility to navigate new linguistic challenges is invaluable. The heptapods are pure science fiction, but serve a powerful metaphorical function. As Emily Alder (2016) writes in The Conversation, “ultimately, Arrival is less about communicating with the aliens than with each other – internationally but also individually […] The film’s message is that difference is not about body shape or colour but language, culture and ways of thinking. It’s not about erasing that difference but communicating through it”. Gemma King

.

语言学习过程以及路易丝与七足动物之间越来越多的跨语言联系形成了电影的叙事弧线和大部分情节。 因此,语言,尤其是←215的机制| 216→使用多种语言是到达中心的主题

.

Процесс изучения языка и растущая межъязыковая связь между Луизой и гептаподами составляют повествовательную дугу фильма и большую часть его сюжета. Таким образом, язык и, в частности, механика ← 215 | 216 → многоязычие – центральная тема Арривала.

TATSUO MIYAJIMA

宫岛达男
mega death

在日本当代先锋艺术家宫岛达男眼中,数字是抽象的,又是有具象意义的,它们象征着巨大的可能性,时间和空间的永恒,生命、死亡和重生的无限循环。他围绕着 ——“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为主题进行艺术创作,这些源自古老的东方佛教哲学的概念,结合他运用的LED、计算机集成电路和视频投影技 术后,散发出充满现代感的全新魅力。
宫岛达男的很多作品中都采用了精密的LED设计,使从9到1(或从1到9)的数字——人类最为通用和极简的语言,循环跳转。当他们同时熄灭,整个房间会浸 入一片黑暗,但是在他的作品中却从未出现数字0,因为艺术家认为0意味着否定,否定了人类存在的无限循环,艺术家以让0缺失的方式引发更多对于虚无的思 考。

艺术家自述

从1988 年起,我就开始尝试用LED 和数字化的计算排列方式来进行艺术创作。其中,我想要表达的主旨有三个:“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作品的数字排列是从9 到1(或从1 到9),变化的速度因不同数字而异。0 则不被表现出来,用灯光的熄灭来代替。数字运行时所发出的光代表了“生”,而表示0 的黑暗部分则意味着“死”。我把这个计算和排列系统视为生命的象征,这是多年来我一直想表达的观念。这种思想最早源于佛教。中国为佛教的传播做了很大贡 献,因此这次来到中国举办个展,我感到很荣幸。

RAFFAELLO D’ANDREA AND MAX DEAN

桌子
表格在安装空间中选择一个人,然后与他们建立非语言交。天花板上的摄像机跟踪选定的访客和桌子,桌子的移动由各种算法控制。果选择的人没有反应,则桌子会尽力而为,关注他们的位置。为此,表格切换了观看者和艺术品的角色。其他访客的注意力集中在桌子“选定”的人身上,使他们成为关注的对象。

Martin Kersels

Olympus
“马丁·凯瑟斯(Martin Kersels)这种刻薄和非常规的语言起源于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激进艺术形式,其特征是高低文化元素的混合,理论观念以及矫正和退化的材料。
这位艺术家于1960年出生于洛杉矶,他为都灵个展创作了一些机械雕塑,照片和素描,其灵感来自于地下文化中最具争议和颠覆性的偶像:伊吉普·波普(Iggy Pop),磁石摇晃的社会衰弱诠释者,著名为他的舞台表演。他的音乐简陋而病态,没有希望和乌托邦,却陷入decade废,灭亡和虚无主义。在“ Fat Iggy”项目中,Kersels解构了Iggy Pop图标,以阐述新的神话。
这位歌手所代表的肥胖身体的decade废使他从神话中重获新生,而在展览空间中心突出的钻石形象则与明星的轨迹形成鲜明对比。实际上,石头冰冷而不可触动的美丽源于它进入大地子宫的漫长而无声的旅程。与短暂的幽灵联系在一起的喧闹声中,只有碎片,破碎的镜子散落在房间周围,无法恢复和谐统一的形象。”
珍妮·多利亚尼(Jenny Dogliani)

mariana manhaes

Entao
Vaso Azul
我的工作包括发明和制作由动画对象视频命令的小工具。这些物品是从我的视觉日常生活中摘下来的:工作室中的门,客厅橱柜中的茶壶,母亲收藏中的碗和罐子。为了制作类似于人类和动物行为的卡通手势,所有这些人都被拍摄并在编辑过程中强调了他们的动作。视频时间的操纵对于图像的变形起决定性作用,而图像的变形不仅限于实物的表示。我将自己的声音传达给对象,并发明对象所使用的语言。视频还发出音符,当被安装在作品主体中的电子电路感知时,它们会协调声音,马达和使作品运动的电子肌肉。在FILE上展出的两件作品“ Liquescer(Jarrinho)”和“ Liquescer(Jarrinho Azul)”中,选定的对象是一壶水,它们的呼吸随着内部液体的进入和流出而具有节奏感。生物根据视频中对象发出的声音做出反应。就像水具有容纳容器的形状一样,作品的声音和运动特性也受到罐子语言的影响。机器中存在着一种自主权,这种自主权是由低端和高科技材料构成的,通过其各部分之间交互的不稳定和不确定的运动来表现出对话。与起初看起来相反,该机制仅对内部刺激作出反应。与公众之间没有直接的互动,而公众仍然是一个以特殊方式进行交流且对我们来说是无法理解的世界的入侵者。

Carla Gannis

Garden of Emoji Delights
Hell
FILE SAO PAULO 2015 

人间愉悦花园的三联画是荷兰画家Hyeronimus Bosch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5世纪末,保存在​​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中。 表情符号花园的三联画是当代艺术家卡拉·甘尼斯(Carla Gannis)创作的版本,其中空间受到小图标的入侵,由于WhatsApp的作用,如今这些小图标已成为我们语言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 这不是艺术家第一次使用表情符号,也许将它们插入现实世界中,或者将它们用作电影谜语的新象形文字片段。 卡拉·甘尼斯(Carla Gannis)的作品目前在芝加哥的Kasia Kay艺术项目画廊展出。

KATARINA LÖFSTRÖM

卡塔琳娜·洛夫斯特罗姆(KatarinaLöfström)的视频作品,三维作品和装置以及她对图像固有的创造意义的能力(不使用语言/文字)的信念是光,感知以及我们如何选择解释外部世界。 。这并不一定意味着Löfström对语言不感兴趣:恰恰相反。在经常通过语言分析图像的地方,洛夫斯特罗姆(Löfström)对通过图像接近语言更感兴趣。主要是她的不足和无形的品质引起了她的兴趣。她的几幅作品都作为构架或框架来捕捉生活和语言中难以捉摸和多变的方面。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试图在他的著名条约《逻辑哲学》(Tractatus Logico-Philisophicus)终结的著名条约中,定义超越语言创造意义的能力。在可以说的和只能显示的之间,在可以表达的和无法表达的之间,存在着语言上的张力。它们彼此是对立的,并具有内在的联系,就像只有在存在可以衡量的虚无的情况下,某些事物才能存在。没有黑暗就没有光,只有在其表面要投射的情况下才能感知到光。没有沉默就没有声音,至少有一对耳朵可以听到区别。因此,语言被无法表达的一切所反映。 在她的作品中,她不断研究视觉艺术与传统行为模式和理性思维脱节的内在能力。

Liz Larner

Two or Three or Something

利兹·拉纳(Liz Larner)的作品通过将几何形式主义与运动和变化的概念相结合,探索并扩大了雕塑的可能性。 她使用线条,颜色和形状来修改和重塑极简主义的形式语言,从而在观看者,雕塑和周围环境之间建立了新的关系。 Larner的作品汲取了各种各样的材料和叙述,鼓励了人们对空间的新体验,以及对观众理解和互动方式的更深层次的沉思。

PRESTON SCOTT COHEN

Tel Aviv Museum of Art
Amir大楼的设计直接源于在狭窄,特质,三角形场地内提供几层大型中立矩形画廊的挑战。解决方案是通过在不同的轴上构建水平线来“对三角形进行平方”,这些水平线会在地板与地板之间有很大的偏差。从本质上讲,该建筑物的楼层(上两层,下三层)是结构上相互独立的平面图,一层一层地叠在另一层上。
这些高度通过“ Lightfall”统一起来:“ Lightfall”是一个87英尺高的螺旋形顶棚中庭,其形式是通过巧妙地扭曲曲面来确定的,这些曲面在建筑物中上下弯曲和转向。 Lightfall表面的复杂几何形状(双曲线抛物线)将画廊的不同角度连接在一起;沿着它们的楼梯和倾斜的长廊是令人惊讶的,不断展开的垂直循环系统。而来自上方的自然光则折射到半埋式建筑物的最深凹处。悬臂可容纳平面图之间的差异,并在周边提供悬挑。
这样,阿米尔大厦将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两个看似不可调和的范型结合在一起:中性白盒子博物馆为艺术展览提供了最佳,灵活的空间,而奇观博物馆则使参观者感动并提供了非凡的体验。社会经验。阿米尔大厦(Amir Building)对原始几何形状和传统几何形状的综合产生了一种新型的博物馆体验,这种体验植根于巴洛克风格,就像现代一样。
从概念上讲,阿米尔大厦与博物馆的野兽派主楼(于1971年建成;建筑师丹·艾坦和伊茨查克·雅沙尔)有关。同时,它也与特拉维夫现代建筑的更大传统有关,从孟德尔松,包豪斯和怀特城的多种词汇中可以看出。外立面闪闪发光的白色抛物线由465种不同形状的平板组成,这些平板由预制钢筋混凝土制成。立面实现了城市前所未有的形式和材料的结合,将特拉维夫现有的现代主义转化为当代和进步的建筑语言。

JESSICA EATON

ジェシカ·イートン
杰西卡·伊顿
杰西卡·伊顿(Jessica Eaton)的照片剖析了化学和光学现象,胶卷的重要性以及光本身的语言。 伊顿的《阿尔伯斯和莱维特的方块》(通常缩写为cfaal)获得了国际赞誉,这一系列生动的照片颠覆了她的工作室创作。 与伊顿的大部分作品一样,这些带有光学电荷的图像是通过在摄影棚内对常见的摄影棚耗材进行多次曝光而制成的。 通过大量使用传统的模拟摄影实践(例如分色滤镜和相机内遮罩),伊顿为她的大幅面图像注入了比传统照片更能让人联想到硬边几何抽象的绘画和绘画的美感。 工作室工作。

A.LTER S.ESSIO PERFORMER ART GROUP

A.lter S.essio
“Loss”
via highlike submit
A.lter S.essio的组织Panem Et Circenses负责制作和行政管理,是Fabrice Planquette基于各种艺术合作发起的一个部分。
Fabrice Planquette偶尔邀请各个领域的人共享一个创意空间。 他给出了第一个动力和方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语言,敏锐的感觉和前景。 2007年底,开始创作表演。 该系列已经由LOSS,LAYERS,ENDURANCE,EXTENSION(S)和ASCENSIO开始,并将继续进行SURFACE,DESERT(三重奏)和ENSEMBLE(7位舞者的作品)。 所有这些部分都是相互联系的:套件,互补,并行,对立。 他们遵循着对人类及其所处环境的探索的进步。 与环境,自己,对方面对

SCOTT SNIBBE

Deep Walls

《 Deep Walls》是投影的电影回忆内阁。当一个人走进其投影光束时,交互式墙开始记录他的阴影以及跟随者的阴影。当最后一个人离开框架时,阴影在十六个矩形小橱柜中的一个内无限重播。与结构主义电影一样,重复性视频的收集成为其自身的对象,而不是严格地具有代表性的“电影”。 “深墙”在电影循环之间创建了复杂的时间关系。每个小阴影胶片都有精确的记录持续时间:从几秒钟到几小时。 16帧之间的时间关系变得复杂(以类似于Brian Eno的磁带循环实验的方式),将不同持续时间的单个记录循环播放,以创建连续几天都不重复的构图。 Deep Walls的灵感来自Jan Svankmajer和Quay Brothers的超现实主义电影以及Joseph Cornell的雕塑。在他们的电影和雕塑中,小尸体和强迫性地收藏在橱柜和抽屉中的物品代表着心理和精神状态。组织的理性过程带来了一种无意识的非理性。 Deep Walls的名称受到建筑师克里斯托弗·亚历山大(Christopher Alexander)的“图案语言”(Pattern Language)设计图案的启发。他建议建造厚厚的房屋墙壁,以便居民自己可以雕刻出橱柜,抽屉和窗户来个性化房屋。本着亚历山大的精神,这部作品逐渐记住了其表面上的环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