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 ANDERSSON

一只鸽子坐在树枝上思考存在
沮丧的情绪反映在他不愿使用特写镜头或照相机运动的情况,但安德森(Andersson)颇有意向,即使在他自己的限制下也可以进行漂亮的布。他的幽默感是呆板的,厌世的但人文主义的。安德森(Andersson)的聪明才智离路易(Louie)不远。坐在反映生存存在的树枝上的鸽子期待着人类最坏的,但对最好的前景抱有渺茫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