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 yuxi

ORIENS

ORIENS是曹雨西工作室2017完成的大型声音影像装置,装置第一次展出于北京今日美术馆,整个装置视觉和时长变化利用了美术馆巨大的30米*14米*14米的展出空间展示出了一个巨大的对称的原子黑洞空间,同时伴随视觉变化的音效大量地回响充斥反弹于沉浸空间,观众带入进一个超越感官极限的新维度空间。

Joseph Walsh Studio

Magnus Celestii 是Joseph Walsh工作室第一件此类规模的作品。作品名称来源于拉丁文Magnus(“大”)和Celesti(天空的)。Joseph十分注重体验,这个大规模的装置可以让参观者流连其间。这个线条自由的大型雕塑用一层层的橄榄木构成,从地板蜿蜒上升至天花板。从开端的桌面造型向外扩散直到包围整个“艺术之家”的空间,最终悬挂栖息在画廊侧墙上成为大的搁架。“艺术之家”的展览空间为Joseph提供了在Roche Court新艺术中心特有环境下诠释形态和功能关系的机会。

TATSUO MIYAJIMA

宫岛达男
mega death

在日本当代先锋艺术家宫岛达男眼中,数字是抽象的,又是有具象意义的,它们象征着巨大的可能性,时间和空间的永恒,生命、死亡和重生的无限循环。他围绕着 ——“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为主题进行艺术创作,这些源自古老的东方佛教哲学的概念,结合他运用的LED、计算机集成电路和视频投影技 术后,散发出充满现代感的全新魅力。
宫岛达男的很多作品中都采用了精密的LED设计,使从9到1(或从1到9)的数字——人类最为通用和极简的语言,循环跳转。当他们同时熄灭,整个房间会浸 入一片黑暗,但是在他的作品中却从未出现数字0,因为艺术家认为0意味着否定,否定了人类存在的无限循环,艺术家以让0缺失的方式引发更多对于虚无的思 考。

艺术家自述

从1988 年起,我就开始尝试用LED 和数字化的计算排列方式来进行艺术创作。其中,我想要表达的主旨有三个:“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作品的数字排列是从9 到1(或从1 到9),变化的速度因不同数字而异。0 则不被表现出来,用灯光的熄灭来代替。数字运行时所发出的光代表了“生”,而表示0 的黑暗部分则意味着“死”。我把这个计算和排列系统视为生命的象征,这是多年来我一直想表达的观念。这种思想最早源于佛教。中国为佛教的传播做了很大贡 献,因此这次来到中国举办个展,我感到很荣幸。

STANZA

新兴城市的产能生活
“新兴城市的容量生活”捕捉了环境(城市)随时间的变化,代表了不断变化的生活和空间的复杂性,作为一种新兴艺术。功能超越了简单的单用户交互即可实时监视和调查整个城市,并完全代表了实时城市的复杂,它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变体和复杂的系统。您所看到的是一个雕塑,代表了传感器网络所在环境的新兴特性。

KICHUL KIM

听起来不错
Kim Kichul一直致力于声音,与更传统的视觉艺术形式作对。对于Kim而言,声音本身就是主题,而不是构成整个雕塑一部分的附加元素,并且是含义中固有的连续体。Kim通过听广播的经历开始在工作中使用声音。他体验到了时空的音质,感觉就像他正在看一台收音机发出的真实声音一样。他在1993年的第一次个展中呈现的11面观世音菩萨作品以观世音菩萨这个词开,这解释了他对主题的感觉,就像他想看到它一样。金恩被《莲花经》第二十五章博蒙奔的诗句深深打动了,该诗说,如果萨特瓦在受苦的情况下简单地专心高呼观世音菩,他们就可以达到涅磐。通过在收音机上放置10个观世音菩萨雕像,每个雕像调到不同的频道,他提出了一种通过联觉观察声音的合成方法。

ART+COM

流动性
该安装跨越了7米宽的走廊。在左墙上,排列成矩阵的一百个假肢手绕其自身的垂直轴旋转,其运动由电动机控制。他们持有的镜子将强光光束反射穿过整个空间并射向对面的墙壁。最初看起来像是一个异步的,混乱的运动模式,很快就显示出一种复杂的计算编排:首先,一百光点围绕一个中心点移动,类似于行星的天体动力学或昆虫群的飞行模式。并创造出三维空间的印象。然后突然之间,这种有机振动会聚成一个表示运动和动作的汉字。

ANN VERONICA JANSSENS

粉红色绿松石
Janssens的作品范围很广,但它们全都可以描述为以空间为感官活动舞台的雕塑。路易斯安那州南翼的简单白色建筑成为Janssens脆弱和令人眼花art乱的艺术品的共鸣表面-脆弱是因为作品及其组成非常简单,而其效果却使它们高于材料。詹森斯本人经常用“流体”一词来形容她的作品的效果-甚至例如,当它们由一个6.5米长的铁梁组成,在顶部抛光时,就可以反射出整个房间,并且很难将视线固定在物体上。 Janssens寻求对作品或观众的控制,正如荷兰理论家Mieke Bal所说,Janssens的艺术品既是对象又是事件。展览中的许多作品都让人联想到站在某个事物的门槛上的感觉。他们一方面强调物质和物质之间的过渡和转换,一方面是由玻璃,色彩,液体而不是光引起的,另一方面则是时空的动态体验。

Rick Owens

Subhuman Inhuman Superhuman
时装设计大师 Rick Owens 近年一直醉心于时装以外的艺术创作,在 2005 年更发布以卡板、大理石及驼鹿角制作的家具系列,先后于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及洛杉矶当代艺术美术馆展出。最近,意大利米兰三 年展设计博物馆(Triennale di Milano)将策划 Rick Owens 回顾展《Subhuman Inhuman Superhuman》,「总体艺术」 之形式呈现,展出 Rick Owens 一系列时装及家具、电影、平面设计、出版物藏品和最新雕塑装置,探索他整个作品的论述、创意、进化与演变,看看他如何摧毁现有信仰和偏执,同时破坏封闭的道德观,叩问社会对于美学与接受的问题。

ERNESTO NETO

Эрнесто Нето
ارنستو نيتو
埃内斯托·内图
ארנסטו נטו
エルネスト·ネト
어 네스 토 네토
ErnestoNeto被认为是巴西当代艺术界的领军人物,他的灵感部分来自于巴西现代实体主义(neo-concretism)。Neto创的抽象装置常常占据整个展览空间。他所使用的材料非常的轻薄。弹性尼龙和棉常常被用到。比如优质的薄膜被拉长固定在天花板上,弹性的纤维挂起来形成一个房间,或者一个类似器官的形状。有时这些形状内填满了有气味的香料,挂起来后仿佛一滴眼泪的形状看起来又像是一个巨大的蘑菇或者是袜子。又有时他创作一些特殊结构的软体结构,参观者可以通过表面的小开口进到里面。他还创作过一些类似迷宫的空间,参观者可以进入去体验它的作品,并与其产生互动。

Neto的艺术是一种体验,它们时而和人的身体发生关系,时而类似人体器官。他自己述他的作品是一种从内部对身体景观的一种探索和表现。对于neto的作品最重要的是参观者应该动起来亲自去和作品产生互动,通过身体接触,气味等去感受。

GILLES BARBIER

Жиль Барбье
L’ivrogne

虽然有些人可能会发现吉尔斯·巴比尔(Gilles Barbier)的名为L’ivrogne的雕塑既有趣又古怪,但其他人却会发现它令人大开眼界和清醒,这是适当的。 标题本身的意思是法语中的“醉汉”。 它描绘了一个醉汉倒在他的运气上。 跪在地板上lou绕着,螺旋状的思想旋风从他的头顶向上爆发。 瞥见他忙碌的内心沉思,几乎就像一个拼图的碎片,可以安排和重新安排,以弄清他醉酒的抑郁症的含义。 从帽子和星星到头骨和炸药,吉尔斯·巴比尔(Gilles Barbier)创作的《 L’ivrogne》是由随机物体组成的混合媒体雕塑。 由蜡制成,整个作品可能带有卡通色彩,但涉及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Numen/For Use

String
String Sculpture是由奥地利设计组合Numen/For Use带来的一个艺术装置,设计师在大型的充气立方体内从一端到另一端拉满了绳索,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网世界。当整个立体充 足气时 ,密布其中的绳索便绷的紧紧的,每一根绳索都足以支撑起人的重量。人们可以攀爬、穿梭其中,在方向不可感知中,体验到中一般的空间

TRICKY WALSH AND MISH MEIJERS

The Wasp Project
黄蜂工厂决定了伊恩·班克斯同名小说中小说的主人公,事物的命运。弗兰克(Frank)使用尖端中发现的残迹残骸创建了一个复杂的,昆虫特有的酷刑装置,以确定未来特定事件的结果。
在最初的Wasp项目中– W.A.S.P.寄生虫挤满了过时的机器,对齿轮造成了严重破坏,并对忙碌的辛劳造成的影响视而不见。从远处看,它们像是在挖洞的“白蚁”慢慢地解构它们的宿主,近距离地看,它们是微型的城市化区域,强调了两个独立结构之间的规模差异-理性,实用的机器和无序,随机的鼠疫。
机器元素–受到2008年底巴黎艺术与博物馆(历来最受欢迎的灵感来源)的访问的启发。整个房间都布满织机和织布机,并面对着1700年代起的一台巨大的机械织机。它的“可读性”结构力学和优美的外形彻底地,几乎毁灭性地移动着。我主要受到建筑和机械的启发,它们的工作方式可以在视觉上“读取”并理解。这项工作似乎是我进行研究的转折点,从光学机器到使用眼睛以及将其用作机械化设备的方式,这都是我研究的转折点。

BRUNO FERRARI

Bike City

随着自行车运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受欢迎,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将以9.13亿英镑的投资将伦敦打造为“每个人都可以骑自行车的最有吸引力的城市”,您将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整个自行车城市的形象 头。 巴西设计师布鲁诺·法拉利(Bruno Ferrari)和罗德里戈·帕拉纽斯(Rodrigo Paranhos)不仅考虑了这一步,还迈出了一步,并重新制作了自行车轮胎,将其作为“自行车城”的迷你橡胶城市景观。 模型中包含了大量的细节,从建筑物(配有窗户)到各种各样的树木和美化环境,再到各个道路标记。 目前,设计仍然只是一个概念,但是到处都是迷你自行车的无人驾驶道路(如果还需要加油,戴上头盔,如果辩论需要加油!)看起来确实很吸引人,并且可能暗示着全球城市的未来。

DIANA THATER

White is the collor
“戴安娜·撒切尔(Diana Thater)的视频装置描述了技术媒介的本质,同时揭示了媒体表征的机制。 Thater已将红色,绿色和蓝色的凝胶(代表视频的基本色)应用到博物馆咖啡馆的玻璃墙上,既改变了整个空间的色彩,同时又向我们介绍了她的工作方式。 咖啡厅内和自然历史博物馆植物学馆内的视频投影都是针对特定地点的作品,延续了撒德尔的主题,即关注动物,人类与技术之间的关系,以及在文化影响之外体验自然的可能性。 ” – CMOA

RAFAEL LOZANO-HEMMER

Рафаэль Лозано-Хеммер
拉斐尔·洛萨诺 – 亨默
ラファエル·ロサノ=ヘメル
라파엘 로자노
רפאל לוזאנו, המר
Frequency and Volume at The Curve
他目前在巴比肯(Barbican)的The Curve展览中,利用观众的身体调谐到不同的无线电频率,从空中交通管制到警察再到在狭小空间内切换到Magic FM。 作为一个自白的书呆子,Lozano-Hemmer接受过物理化学而不是艺术方面的培训也就不足为奇了,直到过去的四年里,博物馆才开始收集他的作品。 从他的早期装置《表面张力》中,观众可以看到整个房间,到最近的《字幕公众》,其中红外线设备跟踪了观众,Lozano-Hemmer就像是一个无政府的举报人,暴露了用来控制我们的精密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