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E YOANN BOURGEOIS

Lauf
Zwei Tänzer fliegen durch die Luft. Der Filmemacher und Choreograf Yoann Bourgeois ließ sich vom Zirkus inspirieren. Ihr Tanz spiegelt seine Liebe zu schwindelerregenden Spielen wider und trotzt der Schwerkraft mit Leidenschaft.

.

跑步

两名舞者在空中飞舞。 电影制片人和编舞家Yoann Bourgeois受到马戏团的启发。 他的舞蹈反映了他对令人眼花games乱的游戏的热爱,并以激情克服了重力。

.

Cours

Deux danseurs volent dans les airs. Le cinéaste et chorégraphe Yoann Bourgeois s’est inspiré du cirque. Sa danse reflète son amour pour les jeux vertigineux de maior et défie la gravité avec passion.

SEIRAN TSUNO

今天介绍的这位在精神病院工作过 5 年多的津野青岚(Seiran Tsuno),就是足够让人眼前一亮的古案例——她的设计从外观上就像是笼罩在上的幽笼子,精致而抽象,扭曲中破坏了人类固有的形态。夸张的肩膀、胸部和大腿,微妙之中,向世界做出尖叫的姿态,最后却又静静地坐回原地展现它的独特之处。

TATSUO MIYAJIMA

宫岛达男
在日本当代先锋艺术家宫岛达男眼中,数字是抽象的,又是有具象意义的,它们象征着巨大的可能性,时间和空间的永恒,生命、死亡和重生的无限循环。他围绕着 ——“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为主题进行艺术创作,这些源自古老的东方佛教哲学的概念,结合他运用的LED、计算机集成电路和视频投影技 术后,散发出充满现代感的全新魅力。

ALAN RATH

آلان راث
Digital Video Sculptures
作为电子艺术领域的先驱,艾伦·拉斯(Alan Rath)建造了充满令人难以置信的栩栩如生的特征的机械雕塑。安装在雕塑骨架上的LCD屏幕显示身体部位,这些部位按照算法生成的颜色,速度和方向变化顺序进行移动。所描绘的特征是特定于感知和表达的特征,例如眼睛,嘴巴和手。通过无限的排列顺序进行编程,LCD屏幕上的图像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以意想不到且无法预测的方式缓慢变化。尽管我们将这些视为中介的数字图像,但所描绘的基本动画效果已集成到精巧的结构中,赋予了一定的机械意识,包括幽默感和怪异感。
尽管经常仅通过“数字艺术”或“新媒体”的镜头来观看,但拉斯的作品是头等也是最重要的雕塑,其构造具有对形式上的优雅感和对艺术历史背景的广泛理解。形式上的复杂性扩展到最小的细节,并特别关注功能性。 Rath 巧妙地设计和组装了作品的每个组件,因此无需工具即可轻松拆卸,运输和重新组装。他还是围绕新媒体艺术作品的保存而反对技术发展和过时的过程中的主要参与者,这些概念被整合到他作品的各个方面。

TATSUO MIYAJIMA

宫岛达男
mega death

在日本当代先锋艺术家宫岛达男眼中,数字是抽象的,又是有具象意义的,它们象征着巨大的可能性,时间和空间的永恒,生命、死亡和重生的无限循环。他围绕着 ——“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为主题进行艺术创作,这些源自古老的东方佛教哲学的概念,结合他运用的LED、计算机集成电路和视频投影技 术后,散发出充满现代感的全新魅力。
宫岛达男的很多作品中都采用了精密的LED设计,使从9到1(或从1到9)的数字——人类最为通用和极简的语言,循环跳转。当他们同时熄灭,整个房间会浸 入一片黑暗,但是在他的作品中却从未出现数字0,因为艺术家认为0意味着否定,否定了人类存在的无限循环,艺术家以让0缺失的方式引发更多对于虚无的思 考。

艺术家自述

从1988 年起,我就开始尝试用LED 和数字化的计算排列方式来进行艺术创作。其中,我想要表达的主旨有三个:“持续变化”,“关联一切”,“永无止尽”。作品的数字排列是从9 到1(或从1 到9),变化的速度因不同数字而异。0 则不被表现出来,用灯光的熄灭来代替。数字运行时所发出的光代表了“生”,而表示0 的黑暗部分则意味着“死”。我把这个计算和排列系统视为生命的象征,这是多年来我一直想表达的观念。这种思想最早源于佛教。中国为佛教的传播做了很大贡 献,因此这次来到中国举办个展,我感到很荣幸。

FREDERIK DUERINCK & MARLEINE VAN DER WERF

做男孩做女孩
FILE FESTIVAL
“做男孩做女孩”是涉及视觉,听觉,触觉和气味的多感觉实验。 根据经验,我们的身体不仅仅是眼睛和耳朵。 们是体验和挑战现实的工具。在装置中,我们通过嗅觉,触摸(通过红外灯和风扇),图像(在360度下使用3D胶片眼镜)和全方位声音的组合来激活所有感官,从而创造了一种幻

ANN VERONICA JANSSENS

粉红色绿松石
Janssens的作品范围很广,但它们全都可以描述为以空间为感官活动舞台的雕塑。路易斯安那州南翼的简单白色建筑成为Janssens脆弱和令人眼花art乱的艺术品的共鸣表面-脆弱是因为作品及其组成非常简单,而其效果却使它们高于材料。詹森斯本人经常用“流体”一词来形容她的作品的效果-甚至例如,当它们由一个6.5米长的铁梁组成,在顶部抛光时,就可以反射出整个房间,并且很难将视线固定在物体上。 Janssens寻求对作品或观众的控制,正如荷兰理论家Mieke Bal所说,Janssens的艺术品既是对象又是事件。展览中的许多作品都让人联想到站在某个事物的门槛上的感觉。他们一方面强调物质和物质之间的过渡和转换,一方面是由玻璃,色彩,液体而不是光引起的,另一方面则是时空的动态体验。

SOOMI PARK

睫毛
LED睫毛项目通过一个简单的问题问:女人为什么想要越来越大的眼睛?亚洲女性往往更需要大眼睛作为美的标准,但很少有天生大眼睛的女性。那些没有大眼睛的人只能通过使用化妆和佩戴珠宝等技能来寻找使眼睛更漂亮(即更大)的替代方法。有时,对大眼睛的渴望几乎变得沉迷,许多女性选择整形手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Soomi称之为“大眼睛”的恋物癖。 LED睫毛是一种聪明的产品,可以满足许多女性对大眼睛的渴望。它具有可打开和/或关闭的传器。传感器可以感知瞳孔在眼睛和眼睑中的运。如果戴上它并移动头部,LED睫毛将随着您的移动而闪烁。使用起来就像戴假睫毛一样简单,并且像摘掉珠宝一样容易去除。

Kishi Yuma

META-SELF : Redefine humanity through the gaze of AI
岸裕真 1993年栃木県生まれ。2019年に東京大学大学院工学科電気専攻修了。以降東京を拠点に活動開始。多次元空間の差しをシミュレートし平行世における”幽霊”の姿を見つめることで、次元を超えるエネルギーとしての”愛”について思考する作品を制作。他にもMVや広告など多領域で活動中。

 

JOSEF SCHULZ

Form #23
1966 年生於波蘭的德國攝影師 Josef Schulz 擅長拍攝工業建築、建築以及景觀攝影作品,他的作品呈現了大型建築的美麗線條,他的簡約風格構圖避免了我們對建築結構的批判眼光,而單純的帶出當代建築的純粹之美。他的作品更進一步的提出了現代攝影師是否能夠在世俗的本質上尋找出新的美學觀點

RUKPONG RAIMATURAPONG

SITE SIGHT
“site sight”是Rukpong Rainmaturapong的系列产品。在“我们都精神正常的将美好的事物穿在身上来欺骗世界的眼睛”的理念下,该系列的灵感主要来自于隐藏在一个好人外表下的混乱还有不完整。这个想法主要利用了一个朦胧飘渺的形式和材料来表现的。象征着变得完整和出色。像包括天然蚕丝,还有编织在一起的合成纤维这样的材料以及像增强织物耐受性的技术都被应用到了服装的制作之中。

KUMI YAMASHITA

久未山下
קומי ימשיטה
久美山下
쿠미 야마시타
Куми Ямашита
كومي ياماشيتا

艺术家Kumi Yamashita似乎天生就跟光和影是好朋友。透过他的双眼,看到了光影的无限可能;透过他的双手,让光和影温顺地依照他的安排,呈现出多幅饶富趣味的创作。欣赏他的作品,可以让人感到会心一笑和豁然开朗的感觉,更可以打开自己闭塞已久的感官和思维。

ANARCHY DANCE THEATRE

الفوضى الرقص المسرح
无政府状态舞蹈剧场
תיאטרון מחול אנרכיה
アナーキーダンスシアター
무정부 댄스 극장
second body

不同於第一層身體在構造上的序列邏輯,第二層身體最終所製造的,是一種異化的、痙攣的、難以掌控的身體。透過謝杰樺與「叁式」積極研製的360度全身投影,讓這個人類身體異化的寓言,諷刺地展現在環坐於表演場域四周有如上帝之眼的觀眾面前,彷彿實驗室中的人造人就此為人類自身所開啟的科技浪潮拍打著,以致我們須不斷在日新月異的技術中,不斷調整自身、超越自身也同時限制了自身。

STEPHANIE JUNG

ستيفاني جونغ
스테파니 정
СТЕФАНИ ЮНГ

大城市中充满活力,拥挤的人群、闪烁的灯光以及来回穿梭的汽车,让人目不暇接,有时还会让人眼花缭乱。而在以下摄影作品中,摄影师Stephanie Jung通过叠印的方式,让城市中每一个瞬间都变长,变得抽象化。特别是在喧嚣的大街上,每一个繁忙时刻都被加重,显得更加扑朔迷离,具有视觉冲击力,让人更加头晕目眩。

ERNESTO NETO

Эрнесто Нето
ارنستو نيتو
埃内斯托·内图
ארנסטו נטו
エルネスト·ネト
어 네스 토 네토
ErnestoNeto被认为是巴西当代艺术界的领军人物,他的灵感部分来自于巴西现代实体主义(neo-concretism)。Neto创的抽象装置常常占据整个展览空间。他所使用的材料非常的轻薄。弹性尼龙和棉常常被用到。比如优质的薄膜被拉长固定在天花板上,弹性的纤维挂起来形成一个房间,或者一个类似器官的形状。有时这些形状内填满了有气味的香料,挂起来后仿佛一滴眼泪的形状看起来又像是一个巨大的蘑菇或者是袜子。又有时他创作一些特殊结构的软体结构,参观者可以通过表面的小开口进到里面。他还创作过一些类似迷宫的空间,参观者可以进入去体验它的作品,并与其产生互动。

Neto的艺术是一种体验,它们时而和人的身体发生关系,时而类似人体器官。他自己述他的作品是一种从内部对身体景观的一种探索和表现。对于neto的作品最重要的是参观者应该动起来亲自去和作品产生互动,通过身体接触,气味等去感受。

GILLES BARBIER

Жиль Барбье
L’ivrogne

虽然有些人可能会发现吉尔斯·巴比尔(Gilles Barbier)的名为L’ivrogne的雕塑既有趣又古怪,但其他人却会发现它令人大开眼界和清醒,这是适当的。 标题本身的意思是法语中的“醉汉”。 它描绘了一个醉汉倒在他的运气上。 跪在地板上lou绕着,螺旋状的思想旋风从他的头顶向上爆发。 瞥见他忙碌的内心沉思,几乎就像一个拼图的碎片,可以安排和重新安排,以弄清他醉酒的抑郁症的含义。 从帽子和星星到头骨和炸药,吉尔斯·巴比尔(Gilles Barbier)创作的《 L’ivrogne》是由随机物体组成的混合媒体雕塑。 由蜡制成,整个作品可能带有卡通色彩,但涉及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Desiree Palmen

Дезире Палмен
“艺术家自己制作了迷彩服。 对于她的每张照片,在她选择的每种环境中,她都设计了一套新衣服,必须一次又一次地以最高精度制作,否则幻影效果将不起作用。 通过将人物与背景结合起来,Desiree Palmen达到了令人惊讶的视觉效果,需要对观察者的眼睛做出特殊的努力:它必须解开平面和空间.”

Martin Creed

МАРТИНА КРИДА

信条是最负盛名的国际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围绕日常生活中的文字,物体和事物展开,他脱离了上下文,将其转变为艺术品,改变了我们对周围事物的感知,无论它们看起来多么荒谬。这引起了争议,最近几周围绕他的作品展开了一定的辩论,因为其中一些元素是简单而荒谬的,例如一张蓝色的tac,一张破的纸片,一幅用眼睛画的水彩画。闭合的或最著名的是弄皱的纸球。 我们习惯于面对我们寻求了解的作品,或者因其创作的复杂性而珍视作品。以克里德的作品为例,我认为有必要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摆脱这一想法,并欣赏所有这些事物的缺失,并为能够在最简单的事物中找到使之变得重要的事实表示赞赏。 。我喜欢在马德里看到具有这些特征的展览,因为它们不是很常见,但每个珍视它的人都可以。

TRICKY WALSH AND MISH MEIJERS

The Wasp Project
黄蜂工厂决定了伊恩·班克斯同名小说中小说的主人公,事物的命运。弗兰克(Frank)使用尖端中发现的残迹残骸创建了一个复杂的,昆虫特有的酷刑装置,以确定未来特定事件的结果。
在最初的Wasp项目中– W.A.S.P.寄生虫挤满了过时的机器,对齿轮造成了严重破坏,并对忙碌的辛劳造成的影响视而不见。从远处看,它们像是在挖洞的“白蚁”慢慢地解构它们的宿主,近距离地看,它们是微型的城市化区域,强调了两个独立结构之间的规模差异-理性,实用的机器和无序,随机的鼠疫。
机器元素–受到2008年底巴黎艺术与博物馆(历来最受欢迎的灵感来源)的访问的启发。整个房间都布满织机和织布机,并面对着1700年代起的一台巨大的机械织机。它的“可读性”结构力学和优美的外形彻底地,几乎毁灭性地移动着。我主要受到建筑和机械的启发,它们的工作方式可以在视觉上“读取”并理解。这项工作似乎是我进行研究的转折点,从光学机器到使用眼睛以及将其用作机械化设备的方式,这都是我研究的转折点。

MARIN MAGUY

Маги Марин
マギー・マラン
Cendrillon
「1985年に作成されたマギー・マランによるこのシンデレラは、振付師の現在の創造物(過激で献身的)を見ると驚くべきものです。これは確かに必ずしも妖精ではありませんが、光景と不思議の側面を想定した物語です。シンデレラは幼稚な世界で巨大な人形に変身したキャラクターを作成します(プリンスチャーミングはロッキングホースで彼の美しさを求めます)。ダンサーは全員、顔をハードマスクで覆っているため、表現ができません。ただし、ステージ上の各キャラクターは不穏な方法で生きているこれらのパフォーマーは、それぞれの動きが強い意図を持っている栄養のある身体言語を通して彼らを生き返らせます。この作品がその期間に完全に刻まれているのは彼らと彼らを通してであり、パフォーマーがそれを呼吸している限り生命を見つけます彼らの人形のキャラクターに。
したがって、このシンデレラから発せられる香りは常にとても気がかりです。私たちは幼稚な世界にいますが、悪夢は決して遠くにはありません。二人の姉妹は、人形のファンタジーが生き返るホラー映画からほとんど出てくるでしょう。オーレリー・ガイヤールによって繊細に踊られたシンデレラは、最初の行為に甘さと空想をもたらすことによってバランスを取ります。その瞬間、幼稚な世界が点線で描かれています。私たちは巨大なプレイルームのようですが、2つの界の間にある幻想的で夢のようなものです。しかし、このフェアバランスはロングボールシーンには現れなくなりました。ここでは、音楽が止まり、幼稚なせせらぎの余地ができます。すべてのキャラクターが遊び場のように演奏します。そして、さまざまな読書グリッドが消える2度目は、子供向けのシンプルな眼鏡の前にいるだけの印象を残します。ここでは、大人はもう自分自身を見つけることができません。」AmélieBert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