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eska collado

Валеску Джассо Колладо
Westminster graduate collection

作品深受80年代意大利Memphis風格家具影響,結合橡膠,泡沫,金屬,創作出一系列極具童趣而硬朗的作品。橡膠布料和PVC本身已經容易塑造立體造型,設計師運用乾脆利落的剪裁,創造出誇張的幾何線條。在服裝的製作上幾乎看不到車縫位,反而用金屬螺絲來固定。在穿法上也改變了傳統方式,雖然不算具備實穿性,但本身Memphis的出現,就是要改變當時單調的實用主義風格。在布料正反面亦運用兩種顔色,當布料被扭轉而呈現出底色,令色彩在視覺上不顯得單調。整個系列把Memphis家具設計轉變成時裝,雖然所有items都比正常服裝大上幾倍,但設計師無論在廓型和顔色上都非常協調,大膽的實驗性作品中卻流露出童話的夢幻感。

GUANGJIAN HUANG

غوانغجيان هوانغ
Гуанцзяня Хуан

Huang Guangjian Huang是一位中国艺术家。 在中国一家游戏公司担任概念画家的黄光剑创作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插图,主要是幻想主题。 然而,在中世纪幻想的经典人物(如战士和魔鬼)中,艺术家添加了受中国中世纪幻想启发的东方色彩。 看黄光剑的带有中国风格的奇幻幻想插图:另请参见:-黄光剑的插图中的中国奇幻和武术-黄光剑的幻想插图中的东方美女与美丽的女人通过黄光剑网站和您在DeviantArt上的个人资料。 通过“设计灵感-天蝎座”获得提示。

ANN VERONICA JANSSENS

粉红色绿松石
Janssens的作品范围很广,但它们全都可以描述为以空间为感官活动舞台的雕塑。路易斯安那州南翼的简单白色建筑成为Janssens脆弱和令人眼花art乱的艺术品的共鸣表面-脆弱是因为作品及其组成非常简单,而其效果却使它们高于材料。詹森斯本人经常用“流体”一词来形容她的作品的效果-甚至例如,当它们由一个6.5米长的铁梁组成,在顶部抛光时,就可以反射出整个房间,并且很难将视线固定在物体上。 Janssens寻求对作品或观众的控制,正如荷兰理论家Mieke Bal所说,Janssens的艺术品既是对象又是事件。展览中的许多作品都让人联想到站在某个事物的门槛上的感觉。他们一方面强调物质和物质之间的过渡和转换,一方面是由玻璃,色彩,液体而不是光引起的,另一方面则是时空的动态体验。

GUILLAUME MARMIN & FREDERIC MAROLLEAU

Hara
纪尧姆·马明(Guillaume marmin)和弗雷德里克·马洛洛(Frédéricmarolleau)通过在“原声”中进行视觉抽象来传达精神实质,“原声”是魁北克蒙特利尔第七届色彩节的视听合。通过各种方式探索了“ Hara”,这是日本习惯的能量解剖学之。音乐和灯光在紧张和平静的状态中穿行,为每位访客带来独特的沉思体

JAMES TURRELL

جيمس توريل
詹姆斯·特瑞尔
ג’יימס טורל
ジェームズ·タレル
설치작품 제임스 터렐
ДЖЕЙМСА ТАРРЕЛЛА
Roden Crater

特瑞爾的作品挑戰人們快速觀看藝術作品的習慣。 他認為觀者在一件藝術作品上花費的觀看時間太短,以致於無法認真欣賞作品本身。
作品展出方式是嘗試在密閉空間裡投影出”看似”不同質量與重量的色彩光線,讓觀看者對光線產生極度特別的體驗。運用大量色彩與視覺營造錯視,響人的心理感受。
詹姆斯·特瑞爾自己闡述: “我將當作一種料, 但是感知才是我的媒介。我希望你能看你所看,感你所感。”他希望他的作品可以增強人們的感知,並且將這個感知延伸到一個供人沉思和啟示的場所。

Luis Barragán

路易斯·巴拉甘(Luis Barragán;1902年-1988年)是最偉大的現代主義者之一,也是20世紀最重要的拉丁美洲建築師。他出生在墨西哥的一個牧場中。在牧場周圍,大片的紅色土地上有著噴泉和花園的小房子,教堂和熙攘的鄉村市集散落在這些私家宅院之間。來自童年時的生活環境帶給了巴拉甘極為深刻的印象。色彩成為了巴拉甘的鮮明的個人標誌,後來也成為了墨西哥建築中的重要設計元素。

Jeff Koons

杰夫·昆斯
ДЖЕФФ КУНС
ג’ף קונס
ジェフ·クーンズ
제프 쿤스
metallic venus

杰夫·昆斯,1955年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21岁时毕业于马里兰艺术学院。移居纽约后迫于生计,在纽约当代艺术馆做推销员工作,被经纪人Mary Boone发掘,后转到Annina Nosei画廊旗下做展览。期间曾在华尔街股市做证券经纪人,一直等到1985年,昆斯才真正崛起。昆斯有30多位技术员实现他设计的艺术雕塑。
“其作品往往由及其调的东西堆砌而成——比如不锈钢骨架、镜面加工过的气球兽,常常染以明亮的色彩。昆斯的作品在世界上大卖,持有至少一个在世艺术家作品的拍卖价格记录。评论家对他的看法趋于两级。有的认为他的作品是先锋的,有着重要的艺术史价值。有的认为那是在媚俗——哗众取宠,建立在全然利己的自我推销上。”

Otto Piene

Sky Art Event

1958年,奥托·皮内(Otto Piene)与海因茨·马克(Heinz Mack)一起在杜塞尔多夫成立了零公司(ZERO)集团,后来昆特·乌克(GüntherUecker)也加入了。艺术家将重新开始与对自然元素的迷恋,主要是对光线的迷恋。
然后,彩色让位于单色绘画,尤其是白色绘画,以及结构化的自我提升。奥托·皮内(Otto Piene)受过绘画和绘画方面的训练,还使用空气和火的元素作为创作手段。在他的烟和火的照片中,还有火焰的影响。
奥托·皮涅(Otto Piene)从未放弃过色彩。相反,他以彩虹的颜色为主题。自1964年以来,他在波士顿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MIT)的高级视觉研究中心工作-最初是一名研究员,四年后担任其主任。
在当时科学家,工程师和艺术家之间创新的跨学科合作中(德国尚不存在),他找到了实现他的理想的理想条件:将临时的,短暂的光和空气雕塑提升到无限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