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RE HUYGHE

皮埃爾·於熱
ピエール·ユイグ

one million kingdoms

source: orbitzkm

One Million Kingdoms, 2001, is the most recent in a series of animated films in which a Japanese anime character, the brooding young girl AnnLee, is inserted into various dramas. Here she is dropped into a lunar landscape that is mapped out and developed in correspondence with the rises and falls of the narrator’s voice – tinny, at times labored – digitally derived from a recording of Neil Armstrong. The stories of the first moon landing, in 1969, and of Jules Verne’s 1864 novel Journey to the Center of the Earth have been conflated here in a conspiracy theory of the faked and the fantastic. Armstrong’s first words – It’s a lie – prompt AnnLee, as she moves from place to place on a constantly fluctuating terrain, in which mountains, craters, ridges, and outcroppings rise and fall according to the intonations of the narrator’s voice. His words blur the fictional and factual, using language that derives from distinct genres and centuries—Verne’s work of fiction and Armstrong’s and Buzz Aldrin’s presumably true transmissions of their experience during the landing of Apollo 11’s lunar module. Thus the landscape of AnnLee is a shifting terrain determined by utterances, which chart both the real and the imaginary. Source: guggenheimcollection.org and… In Pierre Huyghe’s One Million Kingdoms, a voice maps out unexplored lunar terrain. The voice belongs to a Japanese Manga character named AnnLee, for which Huyghe, along with artists 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 and Philippe Parreno, purchased the copyright in 1999. Featured in previous works by the three artists, here this brooding young girl speaks in a voice that is an electronically altered version of the astronaut Neil Armstrong’s communiqués from the first moon landing; the text she recites conflates Armstrong’s historic utterances with excerpts from Jules Verne’s 1895 novel Journey to the Center of the Earth. Armstrong’s words prompt AnnLee as she moves from place to place on a constantly fluctuating landscape, in which mountains, craters, ridges, and outcroppings rise and fall according to the sound waves of his (her) voice.
.
.
.
.
.
.
.
source: jpfgojp

映画やテレビ、雑誌といったメディアが作り出す虚構の世界を、再び現実性をもたせてリメイクすることで、現実と虚構の世界の錯綜を提示する作品で知られる。近年、ドミニク・ゴンザレス=フォルステール、フィリップ・パレノ等と組んだ作品を多く制作。
国際展:97・99年ヴェニス・ビエンナーレ、98年マニフェスタ2、シドニー・ビエンナーレ、99年カーネギー・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99-00に参加。
.
.
.
.
.
.
.
.
source: ionly

“没有魂,只有壳”是由艺术家菲利普•帕雷诺和皮埃尔•于热于1999年开创的一项活动,他们向日本公司Kworks买下了一位虚拟人物“安李”的形象版权,这家公司专为动漫产业中的动画、漫画、广告和游戏创作各种人物。“安李”是个便宜的模特,因为她没有什么特色,若不是被他们买下,很快就会从屏幕上消失,艺术家把她从被抛弃的命运中解救出来。 “没有魂,只有壳”使很多艺术家可以免费使用“安李”来进行自己的创作(包括多米尼克•冈萨雷斯-弗尔斯特,皮埃尔•约瑟夫等),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收藏了这批集体创作中的3个作品,在同一个空间展出,一同展出的还有M/M设计的海报。
.
.
.
.
.
.
.
source: modernweekly

责任编辑 黄展蓝 美编 梁家欣 Pierre Huyghe 多领域媒体整合大师皮埃尔·于热 自巴黎装潢艺术设计学院毕业后,皮埃尔·于热就一直在工作中使用各种各样的形式和工具,包括比赛、广告牌、 电影、建筑和展览。20世纪90年代,于热因为在作品中改变了制作和接受的模式而获得国际声誉。 在他的作品和他介入的东西里,于热尝试着绕过艺术项目和艺术展览的传统形式,并通过重新划分时间结构—自 由时间、工作时间、制作时间,对社会交流系统作出解释。 ■ 翻译:邓兴华 插画:A.Tien@Haos Pang 全球中文 独家刊载 团体概念回潮 Hans Ulrich Obrist(以下简称HUO):团体的概念又回来了,但是回来的形式 却有所不同了,它不再是一个单一的、组织严密的团体,而是为了加强协作的团体。 Pierre Huyghe(以下简称PH): 在一个传统的团体里,交流总是发生在相同的 人之间,而在协作的团体里,这交流只是偶然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短暂而多样化 的,它们消失后又会以从别处带来的形式再次出现,从而产生非凡的情势。讨论成了 项目组成部分的一个重要的时刻;你可以随时插入或退出,这对制作模式也有影响, 也让你可以逃脱严格、偏执的思维方式。 HUO: 上世纪80年代早期,你告诉过我你是团体的一部分。你会如何折回到团 体的另一种形式发展的道路,或者是以几个人定期举行对话和讨论的形式存在着的 非团体?如果我们朝着这个走下去,你跟团体的关系会怎样转变? PH: 我们所有人跟团体都是有联系的,联系的强度因人而异。从学校里组成的 团体开始。之后你就永远都无法停止从一个团体转移到另一个,并对与每个团体的 关系都进行细调。这种方式是很自相矛盾,你在独立的同时又依附着团体。 HUO: 如果拿一个团体来举例,像上世纪60年代末组建的“普通思想”。 PH: 或是“物质团体”…… HUO: 对。从某种程度上看,这些团体的边境是开放的,但它们同时都有自己的 徽标和其它能直接识别出来的特征。 PH: 没错,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稳定的形式。在那儿,你必须重建一个临 时的可互通有无的公社的感觉。那么,这些协作就只是存在一眨眼的瞬间而已。 HUO: 上世纪80年代你开始工作时,你所在的团体是不是上世纪70年代或者是 更久之前的那些团体的延续? PH: 跟动力学相比,它与意识形态的关系没有那么紧密。我们有六七个人在公共 空间里做干预的工作。那时一次很简短的经历,但也足够看到集体的局限,对于协作 关系,重新磋商永远都是可能的。这是不断进行学习的一种方式。当你立足于一种 知识形式时,你会把它归化并修饰。但知识应该是保持粗糙的,为了保持原样,它必 须有持续的对话来让它得到养料。 HUO: 这几乎就是控制论。 PH: 它是经历了体验的不同形式。那会影响到作品及其实现的情况。它也让我 明白围绕着一个物体发生的事情,这意味着对连锁反应,对事态的思考。一个物体 在一条链上的移动是一个轨道的问题…… HUO: 那使我想起了Lucius Burckhardt在卡塞尔文献展上定义的散步学。对 他而言,轨道的概念是根本的,即使是对于理解景观这一概念。 PH: 如果我们在ARC展览上谈论景观,这不会令人意外。作为景观的展览跟自 然并不很相关,而作为你反对的东西,你会推迟作出结论和决定,同时又不失动力。 HUO: 在当代艺术展览中,使用城市的比喻已经变得非常流行,这是在损害景观 的比喻为代价进行的。但我想,景观的比喻却没有失去它的相关性,尤其是在动力方 面。当然,动力学这一概念已经变得与城市紧密相连了…… PH: 或许我们应该避免对比喻,对城市的一般性的比喻、遭遇、文化和事件,甚 至是通过这种综合的体验进行的冒险行动的玩弄。 跨领域合作 HUO: 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下半期,你可以看到艺术家们提议的多种合作形 式。尽管艺术家之间的协作持续下来并将继续下去,但是现在有很多艺术家开始 尝试与其他从业人员合作,建筑师、音乐家、作家等等。而你则是跟作家Douglas Coupland,或者是音乐家Pan Sonic合作。 PH: 是啊。最近我想起David Robbins,因为他曾经提出了这样的话:“艺术的规 则限制了我的想象。”但现在应该把镜头对准你,因为自我认识你以来,你一直都跟 我讲你遇到的人和你与建筑师、科学家等人的合作……我们承认:问题不属于领域 的范畴,而是共同的想法,是想象的重叠。这就是我与洛奇或者库普兰合作的原因。 HUO: 那么,你不会把这个时刻视为特别新鲜的事物吧? PH: 我也不知道。艺术依旧是一个自由的领域,这可能跟它与经济的特别关系 有关,但它又被自己的形式所局限。这比较像找到产生存在于社会领域的共存形式 的问题,在里面他的抵抗能力能得到测试,而不那么像到别处逃避中心问题。 HUO: 你在与库普兰会面并合作之前有什么预备工作? PH: 首先是通过书籍《X一代:速成文化的故事》和《陷入婚姻的女友》。我对 我们刚才谈到的团体状况在持续的重建中发展很有兴趣。他的小说建树在一系列勾 画出现在的细节上,《X一代》就是一个好例子。超前的现在成了未来的前奏。对现在 的这种感觉真的是来自这些协作。在道格拉斯·库